欢乐颂小区的22楼,住着5位性格迥异的姑娘。

叶蓁蓁温暖大方,源于她有个富裕幸福的家庭,父母给她买了房买了车,就连工作中的科研经费,都是家里出资垫付的。

叶蓁蓁除了被催婚,几乎没有其他烦恼,她也并不避讳“靠父母”过日子是一种享受。

方芷衡漂亮气质出众,对弱势女子有着发自内心的怜悯,因为她遭遇过职场性骚扰,差点被李勋毁掉一生。

最不讨喜的何悯鸿,爱多管闲事,情商很低,她没经过社会的毒打,家境不算富贵但也吃喝不愁,有个“保姆式”照顾她的妈妈。

原生家庭最糟糕的,要属朱喆和余初晖。

朱喆出身于偏远的乡下,家里穷困,父母心安理得压榨女儿,朱喆是家里的长女,读中专的时候就开始实习赚钱了。

朱喆留在上海,见识了世面,开阔了眼界,她吃够了低学历的苦,因此花钱供弟弟和妹妹读了大学。

然而弟弟妹妹大学毕业后,却没能帮衬家里,连独立都做不到,继续伸手管朱喆要钱,朱喆狠心和家里断了关系。

余初晖有个无赖爸爸,出轨还家暴,余初晖十几岁的时候,就学会了护在妈妈面前,保护妈妈不被爸爸殴打。

余初晖的原生家庭给她带来的伤害,不仅仅是物质上的匮乏,精神上她长期饱受父母婚姻不幸的伤害,直接影响了她的性格,甚至是婚恋观。

余初晖的自负与自卑

余初晖脑子活络很聪明,考上了重点大学,毕业后签了稳定的工作,有铁饭碗,但单位上司霸占她的科研成果,余初晖联合两位同事跳槽并维权,狠狠收拾了无良上司。

余初晖性格强势,得理不饶人,甚至有时候咄咄逼人,就像一只小兽,挥舞着锋利的爪子。

余初晖为了多赚钱,晚上还要兼职教孩子们舞蹈,有孩子父亲看上了余初晖年轻,暗中想给余初晖送礼物,被妻子发现,妻子到舞蹈班大闹一场,指责余初晖是狐狸精。

那个女人还尾随余初晖,扇余初晖巴掌,余初晖反手就把她摔在地上,强势自保。

余初晖从不吃亏,不惹事也不怕事,她的“野蛮”背后,源于有个需要她保护的懦弱妈妈。

余初晖这样的性格,这样的家庭,恋爱和婚姻注定了会不顺,前男友羞辱她,追求者也在得知她爸爸欠了两百万赌债后,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余初晖经常把“钱”挂在嘴边上,她说叶蓁蓁是“幸福的小孩”,余初晖在22楼炫耀自己的智商美貌和有人追,但实际上她过得最没安全感。

罗北笙的追与逃

罗北笙是舞蹈班孩子家长介绍给余初晖的相亲对象,罗北笙和余初晖是校友,两个人都有着高智商,但罗北笙比余初晖年长十岁,余初晖一见面就说罗北笙“太老”,并管罗北笙叫“师叔”。

罗北笙是个很挑剔的男人,他事业有成,年薪百万,开着豪车,早就在上海站稳了脚跟,优越的条件,让他在择偶问题上,一直保持着高眼光。

罗北笙觉得年轻漂亮的女生都是花瓶,三十多岁的女人都是俗气的家庭妇女,他本来对余初晖是不抱有什么希望的。

然而看到余初晖教孩子们跳舞,罗北笙对她的印象改观了,一个重点大学毕业的工科女生,不仅多才多艺,气质好,还上进自强,自学了运动学课程,文武双全,罗北笙眼前一亮。

罗北笙开始对余初晖献殷勤,余初晖却第一次见面就直接甩脸子走人,丝毫不顾忌媒人的感受。

媒人给余初晖介绍对象,也算是好心,余初晖的做法,多少有些不懂事。

余初晖的拒绝,反而激起了罗北笙的好奇心,罗北笙投其所好,送礼物不是送鲜花而是送美味的鱿鱼花,余初晖欣然接受,还同意了罗北笙开车送她回家。

余初晖在舍友和邻居面前,抱怨自己和老男人相亲,她看似是抱怨,其实是炫耀。

有男人追求,对于余初晖来说,是很大的成就感,哪怕这个男人她不喜欢,她也要把他秀到朋友们的面前。

余初晖一边享受着罗北笙的示好,一边背地里说他是“老男人”、“讨厌鬼”,而罗北笙并未做过出格的事情。

相亲本就是男女互相了解的过程,不存在谁追谁的问题,余初晖以此挖苦罗北笙,真的大可不必。

余初晖的“真面目”

余初晖说自己但凡露出一丁点可爱,“追求者就如过江之鲫”,除了炫耀追求者,她还经常炫耀智商和美貌。

她对叶蓁蓁说,自己就算只发挥一半的功力,也可以过得很好;她说像她这种长得漂亮的姑娘,在外面很容易被人盯上。

叶蓁蓁有博士学历,是一名“准科学家”,长相和气质都要碾压余初晖,余初晖在叶蓁蓁面前秀优越感,有种班门弄斧的感觉。

余初晖自卖自夸,不是源于她的自信或者自负,而是自卑。

余初晖外表活泼张扬,其实她骨子里对自己是没有自信的,面对罗北笙的追求,她说不能靠男人,要靠自己,嫁给有钱人连生育权都没有,太可悲。

但有钱男人一定就不尊重妻子吗?

余初晖对罗北笙的偏见,暴露的是她对自己原生家庭的自卑,她本能地觉得自己不配找条件好的男人,她也不相信物质上能靠男人。

不依附于男人,独立上进,是对的,但也没必要对男人和爱情如此抵触,余初晖的爱情观,是父母婚姻给她留下的伤痕。

因为从小亲眼看着爸爸出轨和家暴,余初晖对男人甚至是对感情,持有的都是悲观的态度,她需要别人的认可来填补安全感。

妈妈被她接到上海后,偷偷和爸爸联系,要回到爸爸身边,余初晖不惜以“断绝母女关系”为由,逼妈妈跳出火坑,可妈妈还是半夜留了纸条就回了老家。

余初晖大哭了一场,但她也明白了,自己留不住妈妈,是因为她还不够强大,不足以让妈妈依靠她。

张牙舞爪的余初晖,其实并没有强大的内心,她没有安全感,才会高调行事,炫耀自己的魅力。

真正自信的人,无需告诉别人自己有多好,因为他们从心底里认可自己,接纳自己,朱喆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朱喆的漂亮逆袭

朱喆才搬进合租房的时候,得知余初晖家里遇到了麻烦,就主动“自曝家丑”,讲出了弟弟妹妹吸血的事,朱喆不像余初晖那样又哭又闹,她很平静,就算和妹妹断绝关系,也是面带微笑的。

朱喆已经32岁了,她阅历比余初晖丰富,酒店的服务工作更是让朱喆养成了能屈能伸的性格。

改变不了的事情,朱喆会选择接受和忽视,她淡定从容地面对每一位故意闹事的客人,不卑不亢,游刃有余。

真正内心丰盈的女子,会让自己活得舒坦,也会用能力得到他人的认可,他们不需要反复强调自己有多辉煌。

朱喆不避讳自己的“职高学历”,才是真正的自信和坦然。

朱喆虽然没有余初晖那么漂亮的学历,却比余初晖更通透,朱喆知道自己的短板在哪里,也知道自己有哪种优势。

职高学历,实习的时候只是底层小服务员,但朱喆一步步稳扎稳打,爬到了经理的位置,领导器重她,下属认可她,她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。

朱喆勤奋工作,无论多晚,同事一个电话随叫随到,她很拼命,不仅仅是为自己,也是为了手下女孩子们的饭碗。

朱喆自己买了房,她还计划进修学历,为升职加薪做准备。

而余初晖工作中会摸鱼,所以跳槽后她忐忑不安,怕自己的真实实力会露馅,只能继续啃专业课本。

让自己真正踏实和自信的办法,从来不是靠显摆就能有的;充实自己的头脑,认真做好每件事,不骄不躁,不断进取才是最有意义的活法。

《欢乐颂3》大结局,留下了悬念和遗憾,余初晖和朱喆,都要面对新的挑战。

也许等余初晖变得沉稳谦虚,才是她过得最幸福的时刻。


热门排行

最新文章

大地彩票平台,大地彩票官网,大地彩票网址,大地彩票下载,大地彩票app,大地彩票开户,大地彩票投注,大地彩票购彩,大地彩票注册,大地彩票登录,大地彩票邀请码,大地彩票技巧,大地彩票手机版,大地彩票靠谱吗,大地彩票走势图,大地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大地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